哥也搞









叶枝算不出来,哥也搞她用眼睛看了全班一眼,只有三四个同学没有举手。福娃第一个抢先的算出了答题。后续其他同学也很快地算出来了。

老师接着:“看来大家的口算除法掌握得真不错!在现实生活中,同学们都遇到或者想到哪些需要用整十数作除法的问题?自己写出来并在小组内交流,各小组选出一个组内认为有代表性的问题参加全班交流。,,,,,,”

随着老师讲课的深入,叶枝开始记得住,随着内容增加渐渐地记不住,也听不懂了,她的眼睛朝

窗外看去,窗外的一棵小树,树上有几只小麻雀在不停的叫,麻雀真自由。不用学习,不用吃饭,没有人打它,骂它。她突然羡慕起麻雀。麻雀还有一个自已温暖的窝。自已有什么?当时满怀希望地跟随父母到城里生活,父母的吵嘴让她渐渐地忧郁寡欢,叶枝感受到生活一点都不快乐。她去上学,可是到了学校后,发现学习也是难上加难,无论她做什么样努力,学习就是上不去,老是错错错。她很痛苦,当感受到所有希望落空的那一个瞬间,眼神中自然会流露出淡淡的忧伤。她又是想起了以前的村庄,自从她离开了那个村庄,再也没有回到那里,不知为什么感觉到那村庄离她越来越遥远。

那个地方还记得她吗?就是回去了,还会找到原来的快乐吗?

叶枝上课听不懂,脑子里开始这样胡思乱想着。她参加小组讨论,也是一言不发,好像这个世界上有她无她都是一样。

“叶枝,你来回答,哥也搞口算除法要点是什么?”李老师的提问打断了叶枝的乱想。

叶枝从座位上站起来,哥也搞迷惑不解回答不了李老师的提问。

“叶枝,又开小差了。精力不集中,这样下去是不行的”李老师严厉地批抨道。

叶枝已经习惯这样的批评了。她只担心回家后父母会不会吵架。那是最要她命的事。每当放学时看到班中的同学有爷爷奶奶或者父母来接送,她都很羡慕,可是她从来不让父母来接。

四十岁叶平和二十多岁的玲,如此年轻的妈妈,闲言碎语压得叶枝抬不起来头来。

放学回家后,叶枝看到了父母都在家,松了一口气,幸庆今天没有吵架,玲在厨房烧饭,叶平一个人坐在客厅看电视,看到女儿回家,就从女儿的书包中拿起女儿的作业本,全是叉叉。就责怪道:笨蛋,你是怎么学习的?

玲听到后从厨房冲了出来向叶平发火:“你就知道骂人,整天忙的不沾家,到哪里去也不放个屁。天天说你大妹的小孩子读书聪明,人家的小孩子是有出息,和你有何关系,你自已的小孩子还管不管?”

叶平说:“叶枝不是读书的料。”

“你知道别人的孩子是读书的料,小孩子的兴趣不是靠大人引导和培养吗?玲越说越来气“李老师说了叶枝不想学就不要学了,她已是班中最差的一个,太丢脸了。”

这话大大刺激了叶平:“小孩子不是我一个人生的,你也是她妈,可以教呀。”

“你说说看,这几天到哪了?连鬼影子都没有看到,家中的钱也没有了,是不是你拿走的。”玲l转移了话题。

叶平沉默,没有回答。

原来,叶平请假九天去看望小妹叶绿茶去了,并向同事借了五万元。叶平有一对双胞胎妹妹,大的叫叶文,小的叫叶绿茶。叶平和二个妹妹年龄相差一岁,由于家庭条件不好,三个小孩子一起上学,费用太大。叶平成绩也不是太好,初中毕业后,就和父亲一起做事了。二个妹妹成绩都很好,一直读到高中毕业,一起参加了高考。一起考上了大学。由于当时叶平的爷爷奶奶相继重病在床,也是要化钱的,所以决定二人只有去一个人上学。在向二个妹妹一起说明情况时,大妹明确表示自已一定要去上学,不然就会去死。这话大大的刺激叶平的父母,他们想到邻居有一对姐妹汪花和汪洋,为了上学的事,汪洋去上大学了,汪花上不了大学就喝农药自杀了。想到这,叶平的父母脸露难色,他们不想自已的女儿也有个三长二短,叶绿茶看到眼里,就对父母说我不去让姐去吧。叶平觉得这个妹妹真懂事,以后一定要好好的待她。叶文师范大学毕业后,就分配到外地工作当了一名老师,并结婚生子,生活过的不错。叶绿茶没有上大学在村庄附近打工,后来,她找了个对象是邻近村庄,对象叫陈一乐。结婚那天,叶平的父母把家中所有的钱钱都用到叶绿茶的婚礼上,叶平也是把打工挣来的钱全给了二妹。叶平要补助二妹,不能让她在婆家受气,结婚那天婚礼办的相当的风光。婚后和老公一乐一起创业,没有想到创业失败,一乐坐牢15年。一乐坐牢期间,叶平常常去看望他,鼓励他,并和二妹一起养育二妹的小孩子晶晶,二妹和小孩子一直跟随叶平和叶平的父母生活。如今,一乐期满了。叶平偷偷地拿走了家中的三万元钱并又借了五万元。请了假后,就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