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也搞









叶枝算不出来,哥也搞她用眼睛看了全班一眼,只有三四个同学没有举手。福娃第一个抢先的算出了答题。后续其他同学也很快地算出来了。

老师接着:“看来大家的口算除法掌握得真不错!在现实生活中,同学们都遇到或者想到哪些需要用整十数作除法的问题?自己写出来并在小组内交流,各小组选出一个组内认为有代表性的问题参加全班交流。,,,,,,”

随着老师讲课的深入,叶枝开始记得住,随着内容增加渐渐地记不住,也听不懂了,她的眼睛朝

窗外看去,窗外的一棵小树,树上有几只小麻雀在不停的叫,麻雀真自由。不用学习,不用吃饭,没有人打它,骂它。她突然羡慕起麻雀。麻雀还有一个自已温暖的窝。自已有什么?当时满怀希望地跟随父母到城里生活,父母的吵嘴让她渐渐地忧郁寡欢,叶枝感受到生活一点都不快乐。她去上学,可是到了学校后,发现学习也是难上加难,无论她做什么样努力,学习就是上不去,老是错错错。她很痛苦,当感受到所有希望落空的那一个瞬间,眼神中自然会流露出淡淡的忧伤。她又是想起了以前的村庄,自从她离开了那个村庄,再也没有回到那里,不知为什么感觉到那村庄离她越来越遥远。

那个地方还记得她吗?就是回去了,还会找到原来的快乐吗?

叶枝上课听不懂,脑子里开始这样胡思乱想着。她参加小组讨论,也是一言不发,好像这个世界上有她无她都是一样。

“叶枝,你来回答,哥也搞口算除法要点是什么?”李老师的提问打断了叶枝的乱想。

叶枝从座位上站起来,哥也搞迷惑不解回答不了李老师的提问。

“叶枝,又开小差了。精力不集中,这样下去是不行的”李老师严厉地批抨道。

叶枝已经习惯这样的批评了。她只担心回家后父母会不会吵架。那是最要她命的事。每当放学时看到班中的同学有爷爷奶奶或者父母来接送,她都很羡慕,可是她从来不让父母来接。

四十岁叶平和二十多岁的玲,如此年轻的妈妈,闲言碎语压得叶枝抬不起来头来。

放学回家后,叶枝看到了父母都在家,松了一口气,幸庆今天没有吵架,玲在厨房烧饭,叶平一个人坐在客厅看电视,看到女儿回家,就从女儿的书包中拿起女儿的作业本,全是叉叉。就责怪道:笨蛋,你是怎么学习的?

玲听到后从厨房冲了出来向叶平发火:“你就知道骂人,整天忙的不沾家,到哪里去也不放个屁。天天说你大妹的小孩子读书聪明,人家的小孩子是有出息,和你有何关系,你自已的小孩子还管不管?”

叶平说:“叶枝不是读书的料。”

“你知道别人的孩子是读书的料,小孩子的兴趣不是靠大人引导和培养吗?玲越说越来气“李老师说了叶枝不想学就不要学了,她已是班中最差的一个,太丢脸了。”

这话大大刺激了叶平:“小孩子不是我一个人生的,你也是她妈,可以教呀。”

“你说说看,这几天到哪了?连鬼影子都没有看到,家中的钱也没有了,是不是你拿走的。”玲l转移了话题。

叶平沉默,没有回答。

原来,叶平请假九天去看望小妹叶绿茶去了,并向同事借了五万元。叶平有一对双胞胎妹妹,大的叫叶文,小的叫叶绿茶。叶平和二个妹妹年龄相差一岁,由于家庭条件不好,三个小孩子一起上学,费用太大。叶平成绩也不是太好,初中毕业后,就和父亲一起做事了。二个妹妹成绩都很好,一直读到高中毕业,一起参加了高考。一起考上了大学。由于当时叶平的爷爷奶奶相继重病在床,也是要化钱的,所以决定二人只有去一个人上学。在向二个妹妹一起说明情况时,大妹明确表示自已一定要去上学,不然就会去死。这话大大的刺激叶平的父母,他们想到邻居有一对姐妹汪花和汪洋,为了上学的事,汪洋去上大学了,汪花上不了大学就喝农药自杀了。想到这,叶平的父母脸露难色,他们不想自已的女儿也有个三长二短,叶绿茶看到眼里,就对父母说我不去让姐去吧。叶平觉得这个妹妹真懂事,以后一定要好好的待她。叶文师范大学毕业后,就分配到外地工作当了一名老师,并结婚生子,生活过的不错。叶绿茶没有上大学在村庄附近打工,后来,她找了个对象是邻近村庄,对象叫陈一乐。结婚那天,叶平的父母把家中所有的钱钱都用到叶绿茶的婚礼上,叶平也是把打工挣来的钱全给了二妹。叶平要补助二妹,不能让她在婆家受气,结婚那天婚礼办的相当的风光。婚后和老公一乐一起创业,没有想到创业失败,一乐坐牢15年。一乐坐牢期间,叶平常常去看望他,鼓励他,并和二妹一起养育二妹的小孩子晶晶,二妹和小孩子一直跟随叶平和叶平的父母生活。如今,一乐期满了。叶平偷偷地拿走了家中的三万元钱并又借了五万元。请了假后,就直


哥也搞 
就那一回眸的惊艳 
相知 相恋 
一帘红尘的距离 
灵犀共鸣的曼妙 
诗意邂逅的浪漫 
身在世俗 心系你心 
借助文字的音符 传达真实的情感 
雀舞心灵的琴弦 重温轮回的梦魇 

风霜几度 炊烟几缕 
挑灯看剑 相约黄昏 
怀揣发酵的情感 
走过唐宋斑驳的城墙 
穿过西子河畔的重楼 
独上兰舟 淌过小桥流水的雨巷 
笑颜为君展 寂寞独自行 
时光的栅栏里 一叶轻舟 
怎过万重山哥也搞 孤帆远影 
怎渡海无岸 

你 依旧远在天边 
我 唯有托付如水的月华 
延伸到有你的天空 
只能祈祷清风做邮差 驶向你的方向 
寄去我深情如缕 相思几许 
我知道 你已厌倦雨的侵袭 
亦如我廉价的泪水 我知道 
我只剩了世俗的心 被思念掏空的躯壳 
等不到梅雪的绽放 

冰凉的手指仍攥着一个温热的名字 
踌躇在“山盟犹在,锦书难托”的无奈中 
我知道 你怡情于天涯 
我恋字成癖 贪琴如痴 
可宫商角羽徽 我该弹奏何种曲调 
唤回你初见时的摸样 

平平仄仄哥也搞 唐诗宋韵 
我该写怎样的文字 载走 
舴艋舟的愁思 我知道 
无论我垒砌了几堵厚厚的书墙 
都是自怨自艾 醉语 梦呓 
招来的无非是 鄙视 怜悯 
尽管作我的碑文吧 哥也搞请赐我 
三尺黄土掩我残躯 
云端上 我自横刀向天笑

一百只老鼠-哥也搞